@與河蟹有關的和諧:「让」:让领导先走,于是领导活了,孩子死了。让一部分先富,于是政府富了,环境毁了。让我们说感谢,于是权力赢了,人权输了。让特权车先走,于是官员笑了,民权没了。让经济硬发展,于是物欲横流了,文明坏了。让腰包先鼓起来,于是金钱至上了,灵魂累了。让文字得明感,于是和谐来了,自由走了!

Advertisements

苏联没有了

@风雨kane:苏联没有了,大家都还在。不但天没有塌下来,地没有陷下去,相反大家还越活越快乐,越过越幸福。失去的只是恐惧和枷锁,以及一个叫苏维埃联邦的中央政府。如果一个器官失去后,对人体没有影响,那它就是个多余的器官。如果一个器官失去后,人不但没事,反而还更加健康了,那它就不是器官,而是肿瘤。

人权

@與河蟹有關的命運:我其实只是不相信,人权应该以政治立场来区隔。国民党、共产党、民进党、他妈的党,如果人的尊严不是你的核心价值,如果你容许人权由权力来界定,那么你不过是我唾弃的对象而已。不必吓我。–龙应台。

贪官呼吁监督

@詹国枢:《贪官呼吁监督》 原江西副省长胡长清因贪污受贿腐败,于2000年3月8日被依法执行死刑。他临死前留下的一句话,值得我们各级领导干部认真去思考:“假如江西的新闻媒体能够像美国记者曝光克林顿那样,敢于报道我的绯闻,我不至于落到死刑的地步”

凭借审查制度

@萧瀚微博:【安兰德说】2.安.兰德说:“综观历史,有一点足以说明问题,那就是,任何独裁统治不凭借审查制度的手段就无法支撑下去,这是因为在有思想的地方,真理和理性总能占上风。”——由此可见,在这国,是否被封杀是对言论的思想价值最重要的评价标准之一,如果它不是唯一评价标准的话。

苏联一夜崩塌

@包丽敏:苏联一夜之间崩塌,并非因为经济停滞,也非因为外部压力,而是因为丧失道德上的合法性。正如戈尔巴乔夫的总理雷日科夫所说,我们监守自盗,行贿受贿,无论在报纸、新闻还是讲台上,都谎话连篇,我们一面沉溺于自己的谎言,一面为彼此佩戴奖章。所有人都这么干–从上到下,从下到上http://select.yeeyan.org/view/14392/202093

国民党

@风雨kane:国民党曾是一个独裁政党。由于它顺应时代潮流,洗心革面,果断开放报禁、党禁。果断与专制时代的黑金、腐败划清界限。虽然被推翻八年,但凭着自身的努力,再次赢得人民信任,再次夺回政权。国民党告诉我们一个真理:如果一个政党能自我改革,就算下台也还有机会,但一旦被人民推翻,那就彻底完蛋了。